坦然地面对思考 对自我生命价值理念的思考

2019-02-23 13:16 来源: 365皇冠首页网
调整字体

  恍然间,进入大学生活已快有一年了,我猜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初入大学时怀揣着信心、新意与热情,然后在这一年里,这些最初抱定的东西消磨又增长、增长又消磨,我们也一种试探的姿态跌跌撞撞向前走去。

  入大学以来的第一件大事,大概就是专业分流了,坚定地想去电院的我因为高考失利却要与之无缘,最后选择了生医工--听说是最好转出的专业。第一个学期里,想转专业的压迫感、初入大学对于冗多事情的繁忙无措感几乎支配了我整个学期,开始怀念单纯的高效率的投入,总有种不知从何而起的委屈感。好在第一学期成绩单还过得去,也拿到了学院的奖学金,继续保持转专业应该不成问题,第二学期的我也得以微有喘息。运动、吉他有了更多的时间,生活也还算平衡,鼓起勇气面试了此前没有时间去投入的负责人……仿佛一切都在慢慢好转起来,但正也是当一切浅薄、原始的想法都一一实现后,痛苦、辄复的思考也随之而至了。

  最初为什么想去电院来着?大概是身边优秀的人无一不在电院,大概是对火热的DL、RL有种朦胧的新奇感,又或许是电院的好就业、高薪资……思来想去,却发现,支持我转专业的动力里没有一个我喜欢、我想投入,或是我想产生一点影响、我想有所改变,从一开始,敦促我的或许只是想与优秀的人为伍或是想被认定为优秀的人,或者更庸俗现实一些,想要一个好的就业平台、一段平稳的人生。这样的认知让我惶恐,这告诉我过去的一年里我过得有多么状似忙碌、空虚与茫然。

  下定决心要不断提升自己,可提升自己本身是一个太过抽象而宏大的目标。规定自己每天至少要学满7个小时,可学习时任务感主导、充实感欠少;找来几本口碑之作意图充实自己,可却找不到那种单纯的阅读的快乐感,阅读仿佛更多地来源于我对无知的恐惧、妄图以此填满自己的迫切;告诉自己要运动、拓展兴趣,在这种被支配的仪式感中找喘息。我做着在我读过的无数相似而泛滥的健康鸡汤文中提到的提升自我的事,这让我的生活看起来无比平衡。我口头上重复着追求狄德罗所说的“精神的浩瀚,想象的活跃,心灵的勤奋”,我从别人的夸赞与肯定中得到短暂的快感和满足感,然后等无人看见之时,这种短暂的快感又逐渐消逝了--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当快感要从别人身上获得时,便已不能称之为快乐了。

  说这是随之而至的思考也有些嫌疑,在过去的近一年里,这样的想法总也会时不时冒出,在被冗重的课业、各种论文压得喘不过气时,在看到身边的人热情的投入学生工作或是社团活动而无所顾虑时,在独自一人来到陌生城市、没有一个熟敛的人相伴的孤独感裹挟而至时。这样的想法宛如一根矗立在我下巴下的尖刺,每心神松弛之时,就要兀地扎我一下。沉溺在这种思考里总让当下的不快变得更甚--辛苦是辛苦了,辛苦还不知道为了什么--指出这一点极大地破坏了我的幸福感,也极有可能让不豫变成绝望,于是千百次里,我选择了在这根尖刺刚刺上来传来一点警示性的痛感时便迅速地条件反射般地抬起下巴。避免了深入的、令人感到沉重的思考,还美其名曰避免了因耽溺于负面消极的情绪中而丧失了行动力、积极性。可是,如果一个人连行动的意义都没有思考清楚、连为之努力的目标都还了解甚少而时常抱有怀疑,这种盲目的积极性到底是渴望前进的迫切感,还是为了使自己的生活状似忙碌、充实而催生的粉饰?有意义的思考总是辄复、痛苦的,这正如我想到这里时,心情沉重,喉咙发紧--过去我看上去还不错的一个多学期的生活,这种不错是在我背弃了深入的思考、拒绝了一切可能使我感到惶惶然的对于价值的反复求索而得到的快乐的表象。

  读到海德格尔的“沉沦”时,那些看似晦涩的文字突然一下击中了我,让我意识到,我在沉沦的漩涡中陷入了多久、多深。

  避免思考、按着一切大家觉得是充实的生活状态生活、进入大家都想去的院系、努力将每一天的生活绘制成普通人觉得平衡而有意义的样子……这种沉沦当真有一种天然的诱惑作用:它免除了我在生存活动中面对可能性进行选择的痛苦和承担责任的负担,它使我感觉到生活中的一切都秩序井然,并且都处在最佳的安排中。甚至,在这种“普通人”的统治之下,我感到一种“家庭般的温暖”。而我盲目的积极性,面临各种可能性的不断筹划、不断超越自身,只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总是为自己落在他人后面而奋起直追,或因优越于他人,而要保持差距,而压制他人。发自心底的快乐在这种总要以他人为参考,从从他人处获得肯定,活成他人所希望的样子中被短暂的快感取代了。有价值的思考、对自我价值的求索也在闲聊、好奇、模棱两可中消散了。

  总结过去近一年的生活,我最缺少的不是奋力向前的勇气、勤奋,而是面对痛苦思考、自己从大众意见中独立出来做出选择的勇气,反复问询自己、求索自我价值的勤奋。一段有价值的生活,发自心底的快乐,需要辄复、痛苦的思考,且短暂的痛苦后,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快乐--正如我读到海德格尔的“沉沦”时那些赤裸的文字击中我、剥离我一切快乐的表象后所对我做的:敦促我去思考、探寻,敦促我寻找自己的价值让生活变得有意义。

  那么如何去探寻、思考?

  在我看来,首先要从大众意向中独立出来,自己去思考判断,努力地暂时性地从沉沦中摆脱出来,承担起自己面对各种可能性、做出选择的责任。要多去听、去看、去了解,暂且把“我要进电院”这个执念放在一边,多参加学科讲座,真正地去了解什么是DL(深度学习)、RL(强化学习),什么是生物医学工程,不同的学科到底在做什么、研究什么,并且抓住一切机会去真正地实践操作、了解一个学科的研究方法。在理论上、实践上充分了解了一门学科、一个行业,如此做出的决定才会是有意义的、不盲目的、坚定的,如此为之所付出的努力才是真诚的、给人以快乐的,如此在疲惫困倦时,驻在下巴下方的才不是一根尖刺,而是一杯让人觉得神清气爽的香茗,如此促使你抬起下巴的不是条件反射对于刺痛感的逃避,而是香茗的馥郁给与的满载的活力。

  其次,也要明白人作为社会人存在的意义,即为了避免人生的悲剧本质,沉沦又是不可摆脱的。个人的价值的多寡不可避免的与对社会价值贡献的多寡挂钩,正如利用研究DL,最终的目的也是要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一样,在明白了自己想做什么之后,也要思考这种个人价值追求是否对社会有贡献,当这种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发生重合时,这种追求价值带来的快乐感仿佛也会翻倍了。

  要从沉沦的一部分中摆脱出来,再回归到人作为社会人的本质中去。从中获得坚定的价值追求,也许这近一年来我所经历过的不时常的委屈感、烦躁感和压抑感便能消散得大抵了。此时的我,还是要说我追求狄德罗所说的“精神的浩瀚,想象的活跃,心灵的勤奋”,我还是要运动、读书、拓展,但当我再做这些事时,心境一定又不同了,一定会更加满溢快乐了。

  想了这么多,不得不说,我的思考还是浅薄的,但至少,我更有面对思考、反复问询的勇气,我也相信,坦然地去追求自我价值,去面对辄复与痛苦的思考,也可以是快乐的,我猜就像里尔德写下放烟花的句子时那样的心境,那样一种被迷迷蒙蒙的快乐笼罩住、简单的满足的心境。(文/上海交大电子信息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杜蔻年华)

责编:赵乐宁

扫二维码上移动365皇冠首页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